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五十一章:爱与哀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矗立在浩渺的虚空,心潮澎湃,但不能久留。虚空的吞噬分解之力,要全力运转法力,才能对抗,而且我感到,身、魂并未真正合一,极不稳固,好象欠缺什么,就差临门一脚,我还没有,真正踏入玄境。

    低头看向天蓝星,原来,云遮雾罩之下的,山川、大海、森林,也如此美丽。隐隐约约有一层,如网的规则,拢罩在外,那是天蓝星的,意志、天威。是限制,是禁锢,但何尝不也是一种,保护、关爱。就象一个母亲,想把每一个孩子,搂在怀中,怕他们,受到伤害,哪怕这个母亲也很贫寒,也很虚弱,但一样的,伟大!

    母弱,儿哪能强壮,心中谓然一叹,慢慢降落下去,没有象出来时,那么张狂,虽然不是诞生在天蓝星,但此星,也是我的故土,我的家乡,我必须要,敬佩、尊重!

    降临魂族圣山之上,魂体重归识海,我还是魂境,但就算是魂境颠峰,也难挡我一拳。魂族族长,带着一大帮人,急速赶来,临近全部恭身下拜,惶急,畏惧。“圣尊使,请回圣殿休息。”,族长恭敬开口,“道友怎么称呼?”出于礼貌,这么久了,也该问了,“老身阴雯。”我一愣,英文,不会这么逗吧,略一思索,是我想岔了,魂族以阴为姓,到也付合他们的来历,阴魂不 散嘛。

    微笑抱拳回礼,随众人回到大殿,见到跨塌的情象,心有欠疚。好在主殿完好。很多魂族之人。也在施法修复。明厉和玄大锤从主殿中跑出来迎接,气息萎靡,我心惊火起大声问:“谁把你们打伤的?”,大殿前广场瞬间安静了,“说啊!我给你们讨回公道。”我接着吼了一句,可这两浑小子怎么还是不开口,眼神还那么幽怨,转头看向阴雯。眼神也很怪异,哪儿不对劲啊?“除了你老,谁还敢打伤我们,谁能打伤我们。”明厉没好气道。

    稍一回想,当时气息爆发,真把他俩震飞了,可也不至于伤成这样啊,身魂合一的力量,真这么可怕?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从储物戒子中拿出两壶酒。抛给他们道:“一边去喝吧,我还有正事儿。”两小子一下乐了。屁颠屁颠走了,没心没肺没烦脑。

    主殿中,阴雯把情况向我述说,他们最担心的是圣山,是否还有聚魂功能,我也不能下定论,所谓魂族圣山,必是当年暗星域的大能,留在此处的一件至宝所化,虽然此次受损,但应影响不大。只是雾魂桥吞噬了那么多魂,必然使魂族,数量大减。“凝魂池还在,接迎桥可重建,魂族应无大碍。”我宽慰道。其他魂族还想继续探讨圣山的事,被阴雯阻止,来到我面前,大礼参拜,“沫沫魂失其一,请圣尊使施法救援。”眼中满含渴望,即使知道我和阴沫沫的关系,也生怕我拒绝或无能为力,无论是何生灵,无论修为地位,母亲,始终是母亲。

    “你放心,准备一间秘室,我有绝对把握,把沫沫救回来,沫沫是我帆岛的元老,你不说,我上天入地,也会把她救回来。”救阴沫沫没问题,问题是,魂族要放她离开,虽然于心不忍,但阴沫沫回帆岛,心意已决。自从我在阴王宗见到阴沫沫,她和魂族,天茫大陆的因果,已尽。对她来说,过去是破碎的记忆,未来,是虚假的希望,帆岛,是她最好的归宿。我话的后半段,就是说给阴雯听的,希望她,到时不要阻挡沫沫。

    阴雯沉默了一下,再次施礼道:“谢圣尊使,只要沫沫活着,她,想去哪儿,都行,她走到哪儿,还是我,魂族。”说完黯然回坐。这是一份承诺,只是这份承诺,有点苦涩。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象沫沫这样的族群精英,是绝对不可能,轻易放弃的。沫沫的法力,足以让魂族,在天茫大陆,立于不败的境地。她的出走,是魂族无法弥补的损失。

    秘室,玉棺,睡美人,心绪难平。在我快要迷失、放弃时,是你,把我唤醒。为何,你就算是残魂,还认得我。忘川河畔,你问的那一句:你来了。好亲切,望乡台上,你翩翩起舞,真的,好美。你让我,带你回家,我做到了,可是我做不到,给你一个,真正的家。我知道,你为什么,执意要回帆岛,你想,帮我守助护,我的家。

    天意弄人,有缘无份。还伊情素双泪垂,恨不相逢竹马时!一轮金日,在泪眼中显现,柔和的金光中,一缕缕魂丝,飞入阴沫沫体中。不知过了多久,晃忽中,一只手,轻轻为我擦拭,眼角的泪水,“天蓝星,顶尖存在,怎么能哭。”笑靥如花,“我愿意,为什么不可以。”双眼凝视,一切,尽在不言中。

    一把钥匙,塞在手中,我默然,连同她的手,一起握着。阴沫沫笑得很开心,一会儿,抽出手,慢慢站了起来,走出玉棺,娇嗔道:“你先出去,我换身衣服。”

    一会儿,阴沫沫一身缁衣,长发盘起,头戴僧帽,双手持琴,走了出来,轻声道:“去吧,我在这儿等明厉,如果他愿意,我带他回帆岛。”我点了点头,不知说什么,“我在圣山,为你弹一曲,送行。”阴沫沫说完,转身离去,我看到,那把琴上,刻了两个字:念帆。

    一曲离歌,飞舟远去,没有告别,没有盯瞩,走得淡然而洒脱。但琴音,永住心中,前世,多少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一句:我在帆岛,等你到天荒地老。让我把飞舟催得更急,虽然,我们都知道,这是没有结局的爱。爱到深处爱无痕,情到浓时,情转薄。

    酒真的是个好东西,高兴时喝酒,哀伤时也喝酒,凡人喝,神仙也喝。飞舟之尾,心有千千结,迎风人独酌,“别后不知心远近,渐行渐远渐成空,此去经年寻道扉,再有轮回定执手。”随口一吟,仰头一大口,然后抛了酒壶,酒入心,牵挂,忘怀。(未完待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