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譬如昨日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九月初的天气依旧炎热,,但温度已经慢慢降了下来。傍晚的燕京白河攀岩场,远远就能听见游客的谈笑声。

    岩壁上,一群攀岩者正在难度不等的线路上努力攀爬。2号攀岩路线下的保护员肖大眼瞧着上面的同伴攀岩顺利,正寻思要不要抽支烟解解馋,突感身体一顿,身上的安全带收紧,人猛然往上一蹿又落了下来。

    这是上面攀岩的人出问题了!

    “邦维,你没事吧?!”

    2号线大概高有10来米的岩壁上,一个身穿浅蓝色t恤、黑色七分裤的青年右手抓住岩壁凸起,右脚也踩在岩壁上,半个身体悬空,正是和肖大眼安全绳连在一起的同伴何邦维。

    何邦维头盔下的脸色有些异样的苍白,他往下望了望,抓住岩壁的右手紧了紧,身子一拧,腰部猛然发力,左臂肱二头肌乍起,手指牢牢抓住攀岩岩点,左脚踩准落点,整个人稳在岩壁上。

    这两秒钟的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半分勉强。

    “我先下去”何邦维的声音有点涩。

    刚才的意外似乎没有影响到他,不到5分钟就顺利的下来了。

    “碰哪了啊,你脸色可不太好,”肖大眼双手拍向何邦维的肩膀。

    何邦维脸色微微一变,转身不动声色的躲开,低声道:“没事,只是碰了下头。”

    “嘿,邦维,真没事啊,你这脸色真不对,要不要去找医生看看,咱这好不容易一起出来玩一趟,可别伤着哪那就是我的罪过了,”肖大眼一边絮叨,一边扭头对不远3号线路下的保护员说“小飞,回头帮我把安全绳什么的收一下,改天请你吃饭,谢了啊。”

    麻利的把身上的装备都卸下,招呼趁他说话时已经解下安全带的何邦维。

    “走走走,不玩了,这边还特么没医生,天也晚了,我开车咱去市里看看,唉,你还今天晚上的车票回去,急个什么劲儿。”

    何邦维随着肖大眼往停车场走去,神色阴沉。

    在一辆长安福特前停住,肖大眼掏出钥匙打开车门,看了看何邦维,拉开后门,有点担忧的说:“邦维啊,可别磕出了脑震荡,你这脸色是真差啊,在后座躺一会吧,我们去医院看看,今晚先别回去了。”

    何邦维没有说话,坐到后座关上车门。

    肖大眼轻轻摇了摇头,坐上驾驶座,踩了油门往燕京市里开去。

    白河在燕京以北有一百来公里,将近两个小时的车程,何邦维靠在后座一边望着车窗外不断后退的风景,一边听肖大眼絮叨,眼前逐渐恍惚,一幅幅场景交替。

    “斯德尔,破坏秩序,终将严惩,今日即至。”

    “斯德尔,不要妄想,不是虚幻,迎接死亡。”

    “斯德尔,你因天赋心中高傲,又因狂妄败坏准则,我将使你堕入深渊,使你倒在神灵面前,好叫他们目睹眼见。”

    肖大眼开着车啰嗦了一大堆,没听到回应,看了眼后视镜,何邦维靠在后座眉头微皱、紧闭双眼,似乎已经睡着了,就是脸色更加苍白没有血色。

    “斯德尔,对不起,我、我也是被逼的……。”这女人箭挂弓弦,语含歉意。

    “斯德尔,剑神岂是你能染指,星域之下我是最高。”这男人倒持长剑,目有不屑。

    “斯德尔,你若匍匐在吾神的脚趾之下,或可得一宽恕。”这教皇虚握权杖,面带威严。

    在数人或远或近的包围之中,名为斯德尔的男人衣衫上染有血迹,面带苦涩看了眼拉着弓弦的女人,嘴唇微动却终究没有说出什么。

    日掩云中,暮色低沉。

    斯德尔长叹一口气,声音嘶哑:“今日我死。你们谁来陪我。”

    “铮。”

    森寒剑气闪动。

    神术呢喃默发!弓弦叱咤急射!秘法悄无声息!

    磅礴伟力极速爆发,斯德尔却消失无踪。

    “灵归黑暗,魂堕深渊,以此为代价,斯德尔,我诅咒你永生永世不能持剑!”

    规则之力蔓延,一切慢慢归于沉寂。

    ……

    “永生永世不能持剑、永世不能持剑、不能持剑……!”

    越野车后座上何邦维陡然睁开双眼,眼前所见却是车窗外一片暮景。

    残阳如血,却不再是彼时世界。

    慢慢放松绷紧的身体,斯德尔抑或是此时的何邦维默默想道:“一个新的位面啊,何邦维,我现在是何邦维。我该怎么回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