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朝哥驾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严重警告:这一卷是外篇,非正文,主要是交待了一些铺垫,第一次看幸福武侠的,可以从下一卷的第一章看起。)

    青年动作机器人一样,起床、穿衣、叠被,和往常一样,一日复一日。

    生活既无聊、单调,又丰富多彩。

    与古代人的生活一比,现在简直是身在天堂。

    漱完口,吃完三个半青苹果后将剩下半个苹果打成汁,秦朝眉心微皱,仅练了几招基础剑法的贾大儒居然向三十二级的大盗‘莫惹我’发起了挑战。贾大儒和秦朝的结识是‘天龙’网游中。

    如今科技,人体神经感应技术已经十分完善。

    所有网游,都可以通过一个全息头盔,意识进入一个虚拟世界,‘天龙’便是这么一个直接由意识进入虚拟世界的游戏。秦朝和贾大儒在天龙网游中,同在给新手用的低级武馆‘秦家武馆’练剑,都像2逼一样,不升级,不做任务,天天顶着周围玩家看白痴一样的眼神,一招一式,费心费力苦练基本剑术。

    而且还研究,琢磨,写心得,讨论得唾沫四溅,甚至是一年,又一年!

    “锵!”

    剑光亮起,刹时裹住秦朝身影,一柄剑在秦朝手中仿佛活了过来一样,‘天龙’网游中练就的剑法,是和现实相通的,秦朝游戏中苦练了五年基础剑法,单论神经意识,等于现实中也苦练了五年。

    “出!”

    声音响起,只见屋内蓦的出现一颗颗像胶子弹。

    “啪!”“啪!”“啪!”

    仿佛吵豆子般声音响起,那一颗颗的子弹竟然完全都被剑给扫荡开来。

    基础剑法打出高级剑术的境界,秦朝剑如果有人看到,一定会惊讶得目瞪口呆。

    一路剑练罢,秦朝浑身热气腾腾。

    “制约剑法的瓶颈还是身体力量,毕竟现实不像游戏中有内力。”手一抖,剑飞落墙架,秦朝走进浴室,很快便躺在浴缸里,这时可以看到秦朝胸前颈上黑丝系着一面牌子,赤红如血,正面一个古隶‘杀’字,秦朝瞥向那杀字。

    “咝!”

    冰寒杀机透出,秦朝没注意到一点红光射入他眉心,而后他整个人都被这淡淡红光笼罩。秦朝一伸手抓过木牌。

    “煞木牌正面刻‘杀’字,反面有‘白虎望月’图,是什么意思?”

    木牌是家传木牌。

    秦家祖规,凡秦家谪传子弟,出生必由其血缘亲属制定‘煞木牌’,这‘煞木牌’便是秦家的信物,制定好便会给秦家孩子戴上,戴上后非特殊情况不得摘下。

    “青龙、白虎、玄武、朱雀,西方属虎,主煞,老爸说我秦家属西秦,为先秦时刑家子弟,煞木牌一则标示秦家身份,二则表示不忘刑家子弟之本。”秦朝摇了摇头,手指一动,浴缸旁一个银色按钮凹下。

    光亮起。

    秦朝对面的白色液晶玻璃墙壁上,原本空荡荡的只是白得干净的墙,光茫闪动,现出黑色的文字。

    “北宋,哲宗时期。”

    秦朝一开口——

    “宋哲宗赵煦,原名佣……”

    “此时宗教有道教、佛教……”

    “其时炼气已达巅峰,长生之道前面无路,佛、道、儒、墨……百家传人各寻出路,大儒周敦颐天纵其材,融百家而成新儒,传弟子程颢、程颐……”

    “程颢已作古,程颐接过大旗,于洛阳讲学,称洛学……”

    ……

    墙壁上文字图案滚动,一个真实的北宋历史出现在秦朝面前。

    “‘天龙’网游剧情就是根据这些历史制作的。”

    作为真实返古游戏。

    天龙完美重现了北宋哲宗时期的风俗。民俗,建筑外观,地理风貌,游戏中npc的言行举动无一不和历史真实契合,据说这契合度得分是——95,甚至国际知名历史学家易水寒给出的真实契合度评分是99分。

    “易水寒是个挨砖的专家,不过‘天龙’网游的背景依据便是这本《江湖正史》,虽然网友说要穿越到古代武侠世界,《江湖正史》为必看书籍,这是玩笑话,可看这,对玩好‘天龙’至关重要。”

    分析记忆着《江湖正史》,秦朝不知不觉中双眼闭上。

    蓦然!

    一团红光在他眉心亮起,只是一亮便转瞬消失。

    七月四日,江苏一名天龙玩家长眠于浴缸中,法医检测,此玩家各项生理指标十分健康,也不是溺死,其死因成迷,有网友评论说是他穿越到了武侠世界。

    ……

    北宋,熙宁年间。

    这一年,段正淳正嘻游花丛。

    这一年,乔峰还在少林寺玄苦大师手下学艺。

    这一年,修罗刀秦红棉还没离开娘家大理秦家寨。

    这一年……

    云南大理武林世家秦家寨中,乐字辈第一好汉秦乐刀娶了摆夷族第一美女刀白凤的妹妹刀玉凤。

    五更,天未亮。

    火光冲天。

    那是一栋与‘天龙’网游中大理秦家建筑极相似的屋子,屋前一大圈男人围着篝火祈福,屋内七八间大房也都点着灯,窃窃的女人声音传出,其中北边里屋关得严严实实的,屋外,七八个大男人都一脸急色。其中一彪形大汉大冬天都只穿两件青衣,在房中兜着圈子走来走去。

    “乐刀,好好坐着,安静点,别走来走去的。”

    “大伯,我急呀,这次是早产,足足早了一个多月,孩子不说,玉凤又是第一胎,女人这第一胎最危险……”

    秦乐刀娶刀玉凤是四月间,今天正好是大年三十刚过去两个时辰,算时间,怀胎未满八个月,不说要做爹的秦乐刀急,就连见多识广的秦乐刀大伯秦书文亦是心急火燎的。

    刀玉凤是镇南王妃的亲妹妹,下嫁到了这秦家寨,就是个‘祖宗爷’,绝对不能难产出事。

    黎明前最黑暗时光过去,天边透出第一丝光时——

    “生了,生了,是个公子……”

    接产婆的大嗓门响起,“恭喜,恭喜母子平安!”

    “生了!我秦乐刀做爹了!”

    秦乐刀兜圈子的脚步一下停住了,而后猛的大笑起来,“哈哈,玉凤没事,哈哈,我做爹了……”

    “乐刀哥,恭喜!”

    “乐刀,恭喜呀,这下咱哥们可以安心喝喜酒了!”

    ……

    房中男人秦乐拳、秦乐武、秦乐书都是秦乐刀的亲兄弟,还有族中老人,五六个男人都向秦乐山恭贺起来,可那坐在上首的老人秦书文却是眉头反而皱得更紧,这里的唯一一个美艳女子也皱起俏眉。

    她便是大名鼎鼎的‘修罗刀’秦红棉,秦乐刀的亲姐姐。

    “乐山,孩子不对劲。”秦红棉冷冷说道。

    婴儿的确不对劲,因为众人根本没听到初生儿的啼哭声。

    “对,没哭!”秦乐山一下脸色大变。

    产房中,接生婆也正奇怪,孩子小手小脚正动弹,呼吸也正常,可为何不哭?她倒提着皱巴巴的婴孩,大巴掌使劲抽着婴孩屁股,一掌比一掌重,连抽了八九巴掌。

    “哇……”

    婴儿的哭声终于传出。

    ……

    秦乐刀的孩子因出生时,天边刚刚亮起,又逢大年初一,为一年之始的日子,故取名‘朝’,秦家论字排辈,武林世家虽然好武,依然盼和平盛世,这字号是‘书乐盛世’,秦朝排到‘盛’字辈,因此又叫秦盛朝。

    转眼三年。

    大年初五天晴。

    桑麻小路上一个个姑婆或抱或拉着小孩子往秦家寨的寨场走去。

    “娘,大过年的,爹怎么一宿都没回,现在也不见人?”包成棕子似的小男孩询问着母亲刀玉凤。

    “你爹呀,他是去办一件大事。”刀玉凤笑呵呵说着又将一件厚衣把小秦朝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完了还嫌不够,又用长围巾将他头颈围了几圈这才放下心。

    或许因为早产,小秦朝的身体非常虚弱,一年四季动不动便感冒,能活到现在在寨中人看来已经是奇迹,上天保佑了。

    “大事?”秦朝满头雾水,刀玉凤已经一把抱起他。

    “走,这大事,今天我们的小朝儿也要参加。”

    秦家寨很大,大寨场离秦朝家有足足有三里路,刀玉凤便抱着秦朝赶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