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朝哥驾临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秦朝赶往大寨场。一辆牛车上,母子俩坐在软榻上,牛车被老妈子赶着缓缓前行,作为王妃妹妹,刀玉凤的待遇自然不同于别人,比别人多了一辆牛车。走了没半里路,前方一栋瓦房,房前路旁一少妇牵着一个个头比秦朝足足高出一个头的壮硕男孩,男孩虽然也穿得厚实,却远远比不上秦朝。

    “林婶!”秦朝老远就打招呼,少妇笑眯眯的应了声,牵着小孩来到牛车前。

    “快,快上车来。”刀玉凤招呼着,作为王妃的妹妹,刀玉凤却非常会做人,在这秦家寨并不摆什么架子,反而赢得了村里的敬重。

    “玉凤妹子,让孩子坐车就是,我走路。”林婶将身边小孩抱上车。

    小孩坐上车后便骨碌碌眼睛看着小秦朝。

    秦朝忍不住朝小孩后颈部看去,白色肌肤上一抹血红,恍然是一个龙头,这小孩背上有一条赤血红龙胎记,龙头在颈部,沿着脊椎盘旋而下。

    “身上带龙!”

    秦朝眼里一丝担忧一闪而逝,自出生后有了意识秦朝便知道自己是来自于前世那个现代社会玩‘天龙’游戏的秦朝,有了前世的记忆,他可不是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子。

    龙,是至尊!

    皇家天子才能称龙,民间则以龙为禁忌,就算皇帝再仁厚,也定然要防这些的。

    秦朝从史书中更知道宋朝时期朝野潮流多在身上描纹身,宋朝开国太祖赵匡胤身上就描有纹身,而这纹身,朝野间有描虎描豹,纹狼纹豺,可龙,不是皇族绝不会描,不然就有谋反预图。

    小孩出生带龙形胎记,意喻着天生逆王,是乱朝庭的祸兆,没被秦家寨绑麻石沉塘,也可看出秦家寨的胆大,但这事知**都是隐瞒着,小孩也被告知从不在外人面前袒露背颈部,秦朝能发现也是偶然。

    “秦龙,知道今天有大事要做么?”秦朝问了句。

    “嗯,滴血认牌。”小孩‘秦龙’奶声奶气道,“凡是今年满三岁的孩子都要去,因为去了后,过了今天便能成为真正的秦家子孙了。”秦龙也是‘盛’字辈,是秦朝的堂兄,比秦朝早出生一个月,看起来却比秦朝大了一二岁。

    “你知道滴血认牌是怎么回事么?”小秦龙好奇的眼睛期盼的看着秦朝,在他眼中,这矮了一个头的秦朝明明是个病秧子,懂得不知怎么就是比自己多。

    “居然是滴血认牌?”

    秦朝心中一动,到这个社会三年秦朝也算看出了一些事,比如说这秦家寨,明显和他前世的秦家有同样的传统,或者是同宗同族,这里的秦家人也有挂煞木牌的习俗。

    前世秦朝挂煞木牌就是在满三周岁的大年初五。

    一路前进,不时有牵抱小孩的妇女加入牛车队伍,这些人的孩子几乎都是三岁大小。赶到大寨场时,已经有五六十人。

    “呀!好大!”

    秦朝旁边的小秦龙咿咿呀呀叫了起来,秦朝顺着他的手指处看去,眼睛顿时一亮。

    北面靠山矗立一栋极为雄伟的巨大方形建筑。

    高大、厚重、粗犷、雄伟。

    如同前世的福建永定‘土楼’似的建筑,但不是圆形,而是方形,高大的建筑有着三层楼高,都是青砖建就,远远望去就像一面巨大的城墙。

    “和‘天龙’游戏里一样。”

    秦朝眯了下眼,玩‘天龙’游戏时,秦朝是拜艺于‘秦家武馆’,因此秦家武馆的后台秦家寨也去过一次,那里便有着这么一座方形‘土楼’。

    “走,我们秦家寨的演武场和祠堂就在里面。”林婶笑说道,一群妇女和牛车便向着这‘城墙’中央底下的大门走去,门高一丈,都是七寸厚的巨形木料大门板,表面还包着厚厚铜皮,光这门,没有千把斤力气根本推不动。

    “好熟悉!”

    进入门洞便如入城门口一样,秦朝仰着头看时发现头顶便有千斤闸。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便是秦家寨的守护力量了。”秦朝发现除了砖、石、粉刷等无关支节和游戏里不同外,简直就像是天龙世界的秦家寨祠堂城墙的翻版。

    一出门洞。

    “嘿!”“哈!”

    整齐而巨大的吼声传来。

    “这……”秦朝愕然看着那有三个足球场大的演武场,七八百个男子挥舞着刀在里面练着刀法。

    “开门问山!”大刀劈下;

    “回刀向天!”挥刀斩天;

    “百斩不悔!”刀去无回;

    ……

    左边一排排整齐的都是十多岁大的少年,这些少年额间都缠着红绸,在教练的带领下,整齐的挥着刀,那冲天的喊声就是从他们口中发出。

    大冬天的,这些少年竟然**着上身,一个个练得浑身白气蒸腾。

    金色阳光下。

    数百少年整齐挥刀,气势竟然让人产生千军万马奔腾,热血沸腾之感,右边的青年都是单练,有练刀,也有练枪,练剑,练拳,甚至举石锁,抛石球,刀炼如匹,剑光似水,枪舞泼水不进,拳舞不见人,石球天空翻滚……看着更让人心惊肉跳。

    这么多人一起练武。

    数百人喊着号子,刀光翻舞。

    愰惚间,秦朝竟然有种不现实,仿佛真回到了‘天龙’游戏中,看着那万千玩家练刀习武的场面。

    “飞……飞起来了!……”

    旁边秦龙此刻也像秦朝一样被这场面给震住了,其他随母亲来的小孩也一个个小嘴张得大大的,目瞪口呆的看着数百人练武的场景。

    那种大刀居然可以在全身翻滚而不伤人,凛凛剑锋似乎全身无所不在,枪居然像蛇一样翻滚扭曲……

    人可以在天空连踏五步。

    马头大的石头可以在身上颠来颠去。

    ……

    这完全超出他们小小脑袋的正常理解。

    要知道以往他们虽然也听说过什么练武学刀,可家人父母亲戚根本没在他们眼前展示过任何武技。

    震憾。

    这帮孩子小小的心灵完全给震憾住了。

    “哈哈,这帮小嵬子……”旁边的大人都笑了,秦家寨的规矩,不在小于三岁的小孩面前显露高乘武功,为的就是在这一天,以这种极度华丽震憾的形式,给他们一个突然心灵冲击,从而给他们幼小的心灵埋下向武求强的种子。

    “好好看着,这秦家拳法以后不到七岁怕是难看到的。”林婶笑说道。

    秦龙懵懂的点着头,秦朝却听出了话外之意,连看向林婶:“这么说,我们秦家寨的子弟到了七岁就可以正式学武?”

    林婶一笑:“我家阿龙可以学武,小朝吗……?”

    “小朝不能学武?”

    秦龙总算回过神问了句,旁边的同龄小孩也都看了过来。

    “小朝的体子弱,学文合适,学武……”林婶摇了摇头。

    刀玉凤眼里闪过一丝黯色,却是笑着一拍秦朝小手:“学文一样有出息,我家小朝可聪明,学文定是能考状元,将来入朝为官,上安朝庭,下安百姓,照样是好汉子。”笑得开心,可秦朝敏感的发现,她眉心带一丝不散的遗憾。

    其时云南武风甚浓。大理皇族更是江湖第一等的武林世家,段家的‘一指阳’,那可是和大宋丐帮的‘降龙十八掌’、‘打狗棒’一个层次的,至于‘六脉神剑’,那更是将江湖那些所谓的绝世武林秘芨远远抛到身后了,其余的权势家族,像高家也是武林世家中的好手,高升泰的身手大理也是一枝独秀的。

    滇南地区,不说皇族,就民间也以习武为荣,百姓出门在外,多有配剑跨刀,就算空手也很有可能是拳掌高手。

    普通百姓如此,那些大家族,大帮派就更不用说了。

    这里武林世家颇多。

    像秦家寨,就是以刀法闻名,秦家的五虎断门刀,那是天下有名的。

    除了秦家外,关家,钟家都是名声远扬的武林世家。

    秦朝的父亲,秦家寨乐字辈第一好汉秦乐刀,身手在大理也是排得上号的,当年和马王神钟万仇一战,以刀对刀,双方共砍了一千零八刀不分胜负,最后握手言和的故事至今在武林中传为美誉。

    刀玉凤是云南摆夷族刀家之人。

    摆夷族也就是个强悍好武的民族,刀氏又是其中大族,刀家的家传功夫自是强悍,刀白凤本身就是高手,刀玉凤同样,一手白虎刀,秦家寨乐字辈中也就寥寥几人能作她对手。

    秦乐刀、刀玉凤皆是武林高手,这生下的儿子若是不练武,说出去未免有些拉不开脸面。

    可秦朝的身体,别说习武,能不能活,都悬,强行习武,更是会早夭短命的。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