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83 她来了(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春日迟迟,卉木萋萋。

    仓庚喈喈,采蘩祁祁。

    执讯获丑,薄言还归。

    赫赫南仲,玁狁于夷。

    宋云峥抱着周萋画从密室里出来,迎面便郁郁葱葱地花木,树林里黄鹂鸣叫。

    短暂愣神后,宋云峥辨别出,他们所处的位置是西山寺的后面。

    周萋画听到那翠鸣的声音,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一切让她有点难以接受,她以为自己会一直被囚禁在密室了里,“放我下了!”

    她很虚弱,声音却很坚定,可宋云峥没用动。

    他看着远处葱葱郁郁地山,周萋画安然无恙,他很高兴,可他却再也见不到周玄毅了。

    那是他的父亲,他怎会不难受!

    鼻头一阵阵发酸,心犹如瞬间被削成了片,悲伤翻江倒海袭来,宋云峥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只能紧紧地抱紧周萋画。

    他现在真的成了孤儿。

    周萋画原本因为宋云峥在密室的决定生气,但看他把头埋得低低,抱着自己的身体也变得僵硬,突然不忍心指责她了。

    “放我下来吧!”周萋画压下声音。

    而这时,宋云峥重重叹了口气,他意识到自己的情绪影响到了周萋画,担心被周萋画捕捉到自己跟周玄毅的真正关系,他立刻换上另一幅嬉皮笑脸表情,“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放我下来!”她说着就用力掐了他一下。

    可宋云峥,却跟什么也没听到似的,装傻继续问,“你说什么?”

    “你这个骗子,放开我!”周萋画已经缓过劲来,双脚踢打着,反抗着。

    宋云峥却依然紧紧地抱着,突然深情起来,“周萋画。对不起!再给我一个机会!”

    宋云峥短时间的骤变,让周萋画有点错愕。

    他这是怎么了啊?

    周萋画始终搞不明,在宋云峥的心里,自己到底处于一个怎样的位置。“你以为我还会信你吗?”

    “信,可以信!”宋云峥笃定说话。

    “好,那你娶我!”周萋画逼迫,她抬眸看着宋云峥。

    却见宋云峥的嘴一抖,他想说话。但还没等他说出口,山的那一端,突然想起了一阵钟鸣声。

    宋云峥抬头看太阳,百日祭准时开始了。

    那么周玄毅他……

    宋云峥顾不得多想,抱紧周萋画,一跃而起,再落下时,她便看到了身穿龙袍,安然无恙的周玄毅。

    他的父亲还活着!

    没有人能明白宋云峥此时这种失而复得的激动。

    周萋画轻轻从他的怀里下来,她万般错愕着看着刚刚对自己深情表白的男人。

    在他的心里。最重要的还是他。

    周祐琨跪在和尚前面,他的头一直垂着,除了因为母亲的离世,更因为刚刚他丢下周萋画离开自责。

    于是当祭奠结束,他一侧身看到周萋画跟宋云峥站在自己身后时,瞬间兴奋起来,他奔到周萋画面前,“四娘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谢九皇子关心!”周萋画盈盈福礼,抬头看。周玄毅正坐在人抬的轿撵里,就见他的双手轻轻放在双膝上,然后右手,轻轻拍打了四下他的左膝盖。

    周萋画微怔。这个动作是周玄毅的习惯的动作,但是刚刚,在密室里,周瑄璞也做过。

    回想起,周瑄璞突然间决定放他们离开。

    周萋画似乎明白了什么。

    “宋云峥,这世界上。有很多人的习惯是改变不了的!”周萋画靠近宋云峥一步,踮起脚,贴着他的耳朵说道。

    宋云峥微怔,抬头看着周玄毅被万人拥戴下山的背影,眼睛眯起,心里瞬间沉重了起来。

    ……

    姬凌宜离开后的周玄毅,将整个人放在了朝中事务上。

    三月十五,又是一年上巳节,没有皇后娘娘的后宫一片肃纪,周玄毅静坐熏香殿,他一手拿着奏章,一手撑在额头上,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模模糊糊里,他感觉到有人为他披上了长衫,朦胧里,他问道,“崔净啊,几更了?”

    回答之声没有立刻响起,似乎过了很久,但似乎只是一眨眼间,就听一个明朗的声音响起,“刚到子时!”

    处于似睡非睡状态里的周玄毅,猝然睁开了眼睛,因为这个声音,是宋云峥的。

    “云峥,你,你怎么来了?”周玄毅放下奏章,抬头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少年,却不禁暗自吃了一小惊,因为此时的宋云峥,竟然是秦简的打扮。

    长发披肩,一身白衣,俊俏的脸上戴着银质的蝙蝠面具,只是较之以前的明朗,面具上多了许多斑斑点点。

    “你的面具?”周玄毅错愕。

    “这不重要!”宋云峥用手扶了一下面具,太长时间没有戴了,竟然有点不习惯了,“我想带着周萋画离开,可以吗?”

    周玄毅一怔,他是把周萋画许给秦简的,难道他今日重新戴上面具,是因为这个?

    “你若真的喜欢她,朕可以在为你赐婚的!”周玄毅竟然脱口而出,他瞬间又觉得不妥,立刻补充,“为宋云峥赐婚!”

    宋云峥的嘴角擎起一抹无奈的笑,“你不担心我抢了你儿子们的皇位吗?”

    “你也是我的儿子!”周玄毅惊动地站了起来,他看着宋云峥,却瞬间转移了目光,“我欠你已经太多,请让我补偿吧!”

    宋云峥今天其实是来兴师问罪的,但当周玄毅真的说出这种暖心的话时,他的愤怒,他的不平,竟然瞬间烟消云散了。

    他仰起头,不让眼泪滑落,他想,或许就是因为他是他的父亲,赐给他生命的父亲,此生,他真的恨不起他来。

    自打周萋画提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