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99章 择命8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大笑,他又折腾了一会那只蜡烛,怎么也点不着,他不得不放弃,“算了,太潮了。”他起了身,一看,除游铎外其他人都正站一个看起来挺新的墓前。“他们在看什么?”他赶紧跑过去凑热闹。

    这个墓很新,看墓碑上的字,主人叫吕宁,用死亡时间减去出生日期,他年纪还很小,只活到十几岁就,几个月前刚下的葬。

    “吕宁?这小孩是谁?你们认识?”景行止问。

    叶莱道:“催志毅最好的朋友,他伤人就是为了给他报仇。”

    “催志毅就是医院那个倒霉摧的被人打得半死的孩子是吧?”景行止没掩饰自己对案情的不在乎,“我觉得他脑子挺活,趁着年纪小,不用负法律责任时对同学下手,后生可畏。”

    步欢道:“他是有预谋的?”

    景行止笑道:“你在问我?”

    步欢果断道:“没,我自言自语。”

    在墓园逛得差不多了,几人走回路边。在路边抽烟的老高掐灭烟,跟着他们上车。仍是步欢开车,把车掉了个头,过了会,便到了三中门口。

    程锦觉得这地方有些荒凉,“老高,这学校好像建得挺偏?”

    老高道:“还好,相对是偏一点,我们这有三个中学,建在三个方向,方便附近的人读书。”一中在东边,二中三中分别在县城南北方向。不过,一般的人还是会去一中二中上学,三中只剩一些学习不好或者家长不怎么上心的学生在这里读了。

    程锦道:“现在我们能进去吗?”

    老高道:“我去和门卫说一下。”

    门卫认识老高,马上便放他们进门了。

    学校布局在他们面前一目了然,主要建筑是两栋旧楼,楼前有一个大操场,操场另一边有一些平房,应该是学生的宿舍。

    小安好奇地东张西望,“真的挺简陋的。”

    叶莱道:“一中二中应该条件更好。”其实也没更好,也是旧楼,只是比这儿多上几栋。

    步欢道:“我们先去看施惠?叶子去骗她出来,就说我们是她亲戚,找她有事。应该能成吧?”

    叶莱道:“我觉得可以啊。”

    程锦也没反对。

    但不等他们采取行动,几个保安走过来了,挺严肃地问他们有什么事。听说他们是警察后,拒绝了他们去找学生出来谈话的要求,并表示想找学生谈话,必需等放学后。

    杨思觅道:“谁规定的?”

    一个保安道:“我们主任。他说学生的职责是好好学习,学校的职责是为他们创造良好环境,不应该让外界干扰他们。”

    老高赞同地点头。

    景行止听得笑了,“好有道理的样子!”他学着说,“警察的职责是好好查案,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查,不应该让外界干扰他们。”

    “……”

    程锦道:“算了,那就放学后再说。”他对保安笑笑,“我们在这看看行吗?”

    “可以,只要不打扰到学生们。”保安们走开了,守在教学楼附近。

    叶莱道:“老大,那晚点我们去她家?可以扮成她老师去家访。”

    程锦想了想,“晚点再看情况吧。”他看向教学楼那边,透过窗户可以看得到教室里的情形,看起来学生们都在听课,并没有什么打闹的情况。转过头,看向操场另一面的平房,“我们去那边看看。”

    走过去后,他们看到那些平房有一半是学生的宿舍,另一半是食堂。宿舍果然是大房间,放着很多上下铺式的铁架子床,除了少数几张床空着外,大多数床上都是有床上用品的,看得出是有人睡的。

    小安好奇地道:“有人睡觉打呼怎么办?”

    步欢也说:“是啊,睡眠浅的人在这地方能睡着吗,韩彬?”

    韩彬往窗户里看了一眼,“可以到外面租房子住。”

    游铎道:“我觉得会很冷。”

    叶莱想了想,“应该还好,这里气候干燥,屋里其实也不算冷。”

    “是啊,这里很干,我总觉得自己要流鼻血了。”步欢皱着鼻子,又舔了下干燥得起皮开裂的嘴唇。

    叶莱看看他,“要唇膏吗?无色透明的。嫌弃就算了。”

    景行止道:“就是无色他才嫌弃。”

    “……”步欢大义凛然地手一伸,“我们谁跟谁啊,拿来,我没洁癖。”

    叶莱笑着从口袋里拿了一支管状物递给他。

    步欢打开一验,确实没颜色,便抹上了,然后看着游铎,“来点?”

    游铎摇头,“我不用。”

    “这么嫌弃?”

    “不是……”

    “那是害羞?……抓住他!”

    “……”

    老高看着他们打闹,疑惑地想,他们到底是来这里做什么的?

    “这天是很干,风又大……”程锦看向杨思觅,然后注意到他在看那两栋教学楼的方向,“怎么了?”

    杨思觅道:“看到了熟人。”

    “谁?”程锦用目光搜寻了一遍教学楼的走廊,但没看到杨思觅所说的人。

    杨思觅道:“郑老板。”

    老高闻言道:“郑向律吗?对了,我好像听说三中聘了他当保卫科主任,难道这事是真的……不过,最近学校不是总出事吗,他来也好,管得住。”

    程锦道:“他管得住?”

    老高有点犹豫,但还是说了,“他当过兵,管保卫科应该没问题,而且他家有人在省里,一般人都会给他几分面子。”

    程锦道:“他有兴趣做这个?”

    老高摇头,“这我不清楚,我也是听别人说的。”

    步欢笑道:“郑老板挺有意思,做得成生意,还当得了学校保安。我们要约他出来好好沟通一下感情,要不要现在就叫他过来?”

    程锦道:“算了,迟点找个时间叫他一起吃饭吧。”他又看看那两栋教学楼,问老高,“你们和学校老师聊过吗?关于最近这里怎么总出事。”

    老高道:“和其中一些谈过,特别是教过催志毅和赵鑫的老师。”赵鑫以前也在三中上过学,后来辍学了。“老师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都很惋惜。”

    景行止走过来道:“你们想去见见这里的老师?他们普通话应该说得不错,不过,他们肯定什么都不会告诉你。”

    程锦道:“主要是这个点老师也在上课。”他觉得有必要的话以后可以找某些老师单聊。他看看时间,现在离放学时间还有很久,也不好一直在这里闲逛,何况那些保安还一直在盯着他们。“我们先去赵鑫家吧。”

    赵鑫家的居住条件比刘伟家差,在一条年久失修的小卷子里,公共区域堆满废弃物品,把路挤得很窄,也不知道住在这里的人为什么不把这些废品处理掉。

    赵鑫家没人,去问邻居人上哪儿去了时,邻居们又是笑得意味深长,然后提供了一个地址:赵鑫他妈平常打麻将的地方。顺便还赠送了一个八卦,据说,赵鑫她妈最近在麻将桌上无往不利,说是儿子出了事,老天爷可怜她,让她在麻将桌上赢回来。

    那个家庭麻将馆离赵鑫家不远,里面又小又挤,烟雾缭绕,乌烟瘴气。

    步欢自告奋勇,“我去把她叫出来。”

    被叫离麻将桌时,赵鑫他妈万分不乐意。最后还是步欢拍着桌子说要抓赌,打麻将的人都散了,她才跟着下了桌。

    没得赌了,又听说等着她的程锦几人是警察,赵鑫他妈先解释说自己只是偶尔打下麻将,都是小额的,只是熟人间的娱乐,不算赌钱……

    程锦打断她,告诉她,他们是因为她儿子的事过来的。

    赵鑫他妈终于想起自己有个儿子的事了,她酝酿了几秒,然后开始骂人,先是骂赵鑫就会在外面鬼混不学好,然后又骂施惠,骂得非常难听,又说是她害了自己儿子,要找她家赔钱……

    景行止低声道:“她再不闭嘴,我就去揍她。”

    杨思觅头一偏,指挥道:“上。”

    “好。”景行止故意纵容地看着他,然后开始捋袖子。

    程锦道:“别乱来。”又叫住赵鑫他妈,“大姐,你听我说,出事后,你见过你儿子吗?”

    “没有,公安局的人不让我见,说要请律师去看人,这什么狗屁……”赵鑫他妈开始抱怨起公安局来。

    程锦偏头示意叶莱和步欢顶上,他自己拉着杨思觅退到后面去了。

    叶莱和步欢又和赵鑫他妈聊了会儿,耐心地听她发泄着……结果么,也不是毫无所获,至少知道了赵鑫几个混混的名字以及大概在什么地方可以找到这些人。

    接下来,他们便去找人。桃门县小,找人很方便。

    那几个小混混很识相,哆哆嗦嗦地有问必答。他们说的大概情况也是那样:赵鑫嫌那位刘伟老师碍事。

    弄完这些事情,已经到下午了。大家随便找了个地方吃饭。

    吃完饭,景行止指着路边一家茶馆说:“这地方居然有茶馆,走,我请你们喝茶。”

    程锦同意了,但对老高道:“你有事就先走吧,没事的话就来和我们一起喝一杯。”

    他这么一说,老高不好意思了,立刻告辞,“那我先回局里,你们有什么事打个电话叫我一声就行。”

    茶馆还真是个茶馆,有一些年纪比较大的人在里面喝茶下棋聊天。大概因为时间还早,人不多,程锦他们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

    景行止点了最贵的茶和几样点心。

    游铎道:“是铁观音。”

    小安眨巴着眼睛,“你还懂这个?”

    步欢道:“我也懂啊,知道铁观音是红茶还是绿茶吗?”

    “绿茶?”

    步欢露出个你中计了的笑容,“不,是青茶,也叫乌龙茶。好了,游铎,你帮她科普一下。”

    小安鄙视地道:“你就知道这个是吧,还假装很懂。”

    “那也比你这小丫头懂……”

    程锦对茶没研究,没喝出好坏,杨思觅压根没动自己的杯子,只是看着程锦。程锦把自己的杯子递到他唇边,让他尝了点,“怎样?”

    杨思觅偏开了头。

    “不喜欢这个?”程锦笑着收回了杯子。

    景行止叹道:“你天天给他吃什么,把他养得这么挑?”

    “我们不怎么喝茶。”程锦笑笑,“打算在这喝上多久的茶?”

    “你又没事可做。在这坐在一天又怎样?”景行止说着自己乐了,“哈哈,这不是和在平林湖一样了?早知道还不如继续钓鱼,那里风景还好。这里,怎么看也像个灰蒙蒙的大型贫民窟,你看看,到处都是破烂的窝棚,怎么也没人管……”

    程锦忽略掉景行止的絮絮叨叨,边看着杨思觅吃点心边想着桃门这边的事,但茶馆里众人的窃窃私语声和嘻笑声源源不断地传入他耳中,他隐约听懂了几个字,思绪一转,觉得可以换个方向来看桃门的事……

    景行止突然道,“你和司码是同学,他以前到底是怎样的人?”

    “嗯?”程锦愣了一下,回神,“再帮我查一件事。”

    “……”景行止帮自己倒了杯茶,耐心地道,“我在和你说四爷,你在说什么?”

    程锦笑了下,暂时放下了自己想说的事,把注意力放在景行止的问题上,“你是说他在学生时代是怎样的人?全校都认识的人,能力强,人很开朗,朋友很多。”

    景行止嗤笑,“这些泛泛之语,用来形容你自己也可以吧?”

    程锦摇摇头,“你为什么想了解司码?”

    杨思觅道:“他对北风的*感兴趣。”

    闲聊着的步欢他们立刻都看向了这边。

    程锦哭笑不得,他是真想听听景行止的想法,杨思觅却又捣乱。

    “不觉得他现在有个极端强大冷漠的外壳吗?”景行止笑眯眯地道,“真想看看壳里是什么。”

    杨思觅道:“壳里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景行止道:“哦?”

    杨思觅道:“把灵魂看作一个世界,他的世界是废墟。”

    景行止站了起来,“走,你不喜欢这里的茶是吧,我请你喝汽水。你想买多少都行。”

    杨思觅真的站起来,跟着他走了。

    “……”程锦叹气,不知道小时候的杨思觅是不是用几颗糖就能拐走。

    大家看着“失落”的程锦。

    小安率先打破沉默,“老大,放心吧,杨老师不会喜欢景行止那种神经病的。”

    “……”程锦无言。

    步欢道:“景行止这人是有病,喜欢没事找事,下次我们别带他玩了。”

    程锦道:“我觉得应该让北风过来一趟,恶人自有恶人磨。”他看着窗外,不一会儿,他看到景行止和杨思觅出了茶馆,往公路对面的商店走去。

    “……好办法。”

    程锦微笑,“我开玩笑的。”

    “……”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